白蒲

懒癌末期患者。颜控。爱屋及乌。日常丧。

认栽

标题其实是我的心声,碰上这对真的只能认栽了。

第一次完整写出来的cp文,渣文笔见谅。

激情写文,现实梗,情节纯属YY,如有不适,请立即退出!

1

季肖冰是个gay。

在高中时他就发现了,他只能对男生起生理反应,然后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因为没有交过女朋友,前些年被父母逼着相过几次亲,本着不想祸害好姑娘的心理,所以他选择了向父母出柜。

幸好父母都较为开明,明白性取向这事勉强不了,便由他去了。

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父母着急了,又催着他找男朋友了。

“小冰啊,你们既然再次见面了,还说他对你很好,你又那么喜欢他,就赶紧表白吧,这么好的人可别错过了!”

这些年妈妈没少为自己感情的事情操心,听着电话里关切的声音,季肖冰顺从着答应道: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这样我和你爸就放心了。”

“······妈,谢谢你!”

“都是一家人,说什么谢谢呀,好了,那就先这样吧,妈等你好消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季肖冰挂了电话,想着还是当面表白好一点,等以后见面再说,所以在微信上给他发了三个字“干嘛呢。”

对方是个直男,知道自己是gay,曾经试着扑倒没成功,不过这段时间的微博互动和微信聊天里隐隐的暧昧,还是让他很享受,虽然是为了剧宣,但真的让他有一点恍惚,他其实是喜欢自己的。

几分钟后那人回了句“不忙”,随后又发了张照片,照片上的人戴着帽子,遮住了大半张脸,只露出上嘴唇含着他的应援手幅。

2

这么多年,季肖冰倒是谈过三个男友,不过都是圈外的,平平淡淡,时间也都不长。

因为第三个谈的时间稍长点,有点感情,分手还伤心了好一段时间。这之后季肖冰暂时没了再恋爱的心思,戏多了就好好演戏,闲了就出去旅游,生活的平平淡淡,随遇而安。

直到有一天施磊导演找他演《SCI谜案集》,他遇上了高瀚宇。

因为是在临开机时才定下来的,季肖冰连看剧本的时间都没有,导演只简单跟他说了这剧双男主,他是其中一个,是两人齐心协力共同破案的刑侦悬疑剧,他也并没有多想。

开机那天是季肖冰第一次看到高瀚宇,两人在化妆室等待化妆,听助理介绍说是他剧里的搭档,他极其礼貌的伸手道:“你好,我是季肖冰,以后请多关照了。”对方也伸手回握道:“你好,我是高瀚宇,你剧里的CP白老鼠,合作愉快!”

听到CP这个词,季肖冰愣了一下,赶紧找来剧本开始钻研,让助理去忙其他的事。

高瀚宇知道他还没看过剧本,便在旁边跟他解释。于是,季肖冰在高瀚宇口中得知原著是耽美小说,他演的展昭和高瀚宇演的白玉堂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,虽然剧里已经删掉了大部分感情戏,但还是处在一个暧昧的阶段,他们依旧是要演出CP感的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们还有一场写作人工呼吸读作吻戏的戏份。

高瀚宇对这场戏倒是没啥顾虑:“不就亲一下嘛,大家都是直男,没事的。”

这就让季肖冰有些不知所措了,毕竟他不是直男,是个年轻气盛的gay,万一有了反应,岂不是双方都很尴尬?不过事已至此,只能调整好心态,到时候再说吧。

化完妆后,两人去衣帽间换衣服,脱掉毛衣和外套之后,高瀚宇身上的肌肉完全暴露出来,小麦色的皮肤加上八块腹肌,让季肖冰在羡慕的同时有一点点的脸热和心跳加速。

因为两人还不太熟悉,所以导演先拍的单人戏份,让两人在戏外形影不离的赶紧培养感情。季肖冰为了理解角色,整天窝在椅子上啃剧本,而高瀚宇却是边读剧本边做运动。

怪不得身材保持这么好,季肖冰心想,并且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感受到某人的目光,高瀚宇冲着季肖冰说道:“猫儿,要不要一起来运动健身?我教你。”

季肖冰赶紧收回了心思:“不用了,我还是赶紧看剧本背台词吧,以后有时间再练。”

高瀚宇道:“那行,等戏拍完了咱俩再相约健身房。”

就这样相处几天以后,便到了拍“吻戏”的时候,所幸这场戏是在海边,冰凉的海水让季肖冰根本有不了多余的想法,只是红了耳朵,也幸亏导演手下留情,只拍了三四条就过了。

但是一直说着“无所谓,直接刚,我也是亲过男人的,直男亲一下没啥”的高瀚宇却在拍摄时犹犹豫豫,下不去嘴,而且在拍完见到季肖冰的时候不敢对视,含糊的打了个招呼后脸就红了。

季肖冰也含糊的回了句“啊,是”就假装四处看风景,然后用余光瞥到对方后知后觉的脸红,手足无措的样子,心想:表现的那么老司机,原来是个纯情小男生啊,还挺可爱的~

随着拍摄两人越来越熟之后,季肖冰发现高瀚宇更是个活宝,每天搞怪,总是能惹的全剧组的人包括自己哈哈大笑。

到后来甚至自己也会配合他演,陪着他疯。他渐渐把自己当作了展昭,把高瀚宇当作了白玉堂。

两人天生的默契加上戏里戏外的互动让导演也不禁疑问道:“咦,你们是不是真的?”随后又笑了笑道:“别当真,我开玩笑的~”

季肖冰也发现自己和高瀚宇的感情越来越像剧里两人的感情了,而且他竟然有一丝兴奋。

到后来杀青宴那晚,他喝得晕晕乎乎,高瀚宇扶他回房休息,对他细心的照顾就像是戏里的白玉堂对展昭。

高瀚宇给季肖冰漱完口擦完脸,让他坐在床边,脱了他的鞋子,又脱了他的外套。

季肖冰酒品一直很好,不哭不闹,可今天他想闹一次。

“高瀚宇!”在对方解开他的皮带的时候他一把拉着高瀚宇,将人拽到床上吻了上去。

一瞬间高瀚宇还来不及震惊,就感受到季肖冰的舌头在嘴里游走,他猛地推开身上那人:“大爷,你要干嘛?”

“我是个gay,你说,我现在这样是要干嘛?”没等高瀚宇说话季肖冰又捧着脸吻了上去。

高瀚宇到底力气大,一个翻身将季肖冰压在身下,然后快速站起来,把被子给那人盖好就匆匆离去,只留下一句“那个,我明天早上要赶通告,就先去睡了,你也赶紧休息吧,拜拜。”

这反应果然是直男,不过没事,以后没了剧里的影响,也就会忘了对他的感情了。

3

事实证明,分开后,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忘掉,而且全然相反,季肖冰常常想到高瀚宇,明明三十多岁的人了,欲望没那么强烈了,有时却会想着他的身体自慰。越是不在身边,对他的思念越是疯狂蔓延,还将对他的感情说给了妈妈听。

时隔一年多,剧终于播出,不被看好的剧被越来越多的粉丝接受,有了热度,而他和高瀚宇也有了联系的契机,重新见面拍摄各种杂志和采访。

久别重逢,季肖冰显得有一点陌生疏离,虽然更多的是喜悦,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。

高瀚宇依旧活泼爱闹,各种刁难也能一一应对,对那晚的吻只字不提,还拉着他自拍,拉着他学了猫叫,学了土拨鼠叫,说是回报粉丝的双人营业。

其中拍的一套衣服是衬衫西装,但是主编要求色气一点,季肖冰表示无所谓,不就露点肉嘛,以前又不是没露过,可高瀚宇有意见了:“我露就行了,你露什么肉?你不是养生呢吗,这小身板也不怕着凉?里面背心别脱,扣子解两颗就好!”

季肖冰:?????

“以后除非不得已,千万别露,平时给我穿严实点,知道吗?”

季肖冰最终还是听话的穿上了小背心,在拍摄中看着高瀚宇扣子解开大半,露出胸膛,他只能在内心大喊:这不公平!

拍了大半天后两人就又恢复到拍剧时的感情,不得不说,真是天生的缘分。

短暂的拍摄后两人再次分开,高瀚宇走时只说日后多联系,季肖冰也不知道他把应援手幅拿回了家,所以过了几天高瀚宇发来一张他叼着自己应援手幅的照片的时候,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。

“白老鼠,原来你一直在仰慕我”

“天天听粉丝夸你帅,我都觉得你现在比我们拍剧时更帅了,有点心动了怎么办”

“欢迎你加入我粉丝团,我给你个名誉团长的职位”

“以我的能力,在你那只是名誉团长啊”

“你的什么能力?”

“我的男友力~”

······

“咋不说话了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感受到你的男友力”

“那么明显的男友力你感受不到?”

“感受不到”

“······算了,老大爷,撩不动你”

“还是你不会撩”

 “说我不会撩,你等着看我怎么撩到你!对了,我微博@你了,配合互动一下呗”

“我知道,双人营业嘛”

“果然咱俩有心电感应”

“那是我冰雪聪明,还心电感应,那你来心电感应一下我现在在想啥”

“你在想我啊”

“······”不可否认他猜对了。

“这是默认了呗”

“我在想咱俩过几天要拍的杂志,也就算你猜对了吧”

“猫儿,四天后见~😎”

看着对方发来得意的表情,季肖冰在心里道:哼,下次发微博不@你,看你能不能感应到~

4

很快到了见面的日子,那天下午季肖冰匆匆忙忙的到达地点开始化妆,而高瀚宇已经开始录单人采访了。

季肖冰在中途上厕所时偷偷听了一下,刚好听到主持人要求对着镜头展现男友力,高瀚宇说:“不管天多热都要给我穿严实一点,不能露腿不能露胳膊不能露肩膀,只在我面前例外。”季肖冰听完愣了几秒后笑了,然后愉快的继续回去化妆了。他本来还不确定高瀚宇的心思,没想好怎么表白,啥时候表白,现在看来,他暗恋自己实锤了!

然后季肖冰一下午都沉浸在喜悦中,和谁说话都非常开心,还跑去和工作人员聊天,又凭实力圈了一波粉。

拍摄时间很紧凑,拍完两套衣服后又立即开始了双人采访,采访到一半又被叫上去拍摄,来来去去了几次两人都没有机会单独在一起。

最终全部拍完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,因为困的不行,经过商量季肖冰跟着高瀚宇回了距离更近的他家。

两人进门对视一眼,高瀚宇就搂着季肖冰吻了上去,唇舌交缠,如胶似漆。从开始疯狂的吻,到后来温柔细腻的吻,两人始终紧紧抱着对方,感受着彼此的体温,呼吸着彼此的气味,认真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。

绵长的吻结束,高瀚宇说:“我好想你!”

“嗯,我也想你。”

“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没有想跟我说的,要问我的事吗?”

“本来有,现在没了,都不重要了,我都能感受到。”

“那天晚上我就那么走了,你不生气?”

“是我喝了酒一时冲动犯傻,你都没生气我生什么气。”

“你就该早点那么做!犯什么傻,犯傻的是我,你那晚吻我不是没感觉,只是不敢相信,后来才想清楚,结果一拖就拖了这么久才在一起······要不咱们把那晚没做完的事补上?”

“补上的事以后再说,我困了,咱们还是先洗洗睡吧。”

两人快速的洗了脸刷了牙,高瀚宇还想说些什么,可发现季肖冰已经睡着了,便凑到他耳畔蹭了蹭说:“季肖冰,晚安。”

他们已经确定关系了,日子还长,有什么就留着以后慢慢说。

end

结尾仓促了,大晚上的,不想写了,就这样吧。

这两天的天气让我只能想到这句台词。

特别喜欢动漫里这一幕的老王和老青,让手残的我情不自禁的想画出来,但……好像有点崩orz

将军x皇上

边境战争突起,年青的将军主动请缨前往平乱,皇上应允,这一去便去了三年。

三年里,将军在塞外经历无数次金戈铁马,风餐露宿。

三年里,朝中大臣无数次“陛下年岁已到,应尽快安排选美以充后宫”的提议,都被皇上以“边境战事未平,无心儿女私情”回绝。

三年后,将军征战归来,大获全胜。

于金殿汇报战绩完毕后,皇上论功行赏,怜将军一人孤寂无伴,意欲赐婚,便问道:“爱卿可中意于哪家美娇娘否?”

将军答:“回禀陛下,微臣好南风。”

皇上道:“哦。既如此,你看朕如何?”